365天的思念

Found this on my computer, an unfinished piece. It was written on Sep 6, 2015, a year after my grandma peaceful departure.

即使在今天365天之後, 所有事情都像在剛剛發生一樣, 記憶猶新.

在那天之前, 你突然發高燒, 媽還打給我中醫, 老中醫建議用酒精幫你降溫, 明早再看情況. 我早上醒來, 在上班前還看看碰一下你的額頭, 你還在發燒, 但不太熱, 我就去上班了, 心想父母會好好照料你. 你已經好幾天沒有反應了. 我很怕, 讓你帶上助聽器, 我跟你說話, 因為那感覺太可怕了, 你沒有反應, 我像對空氣說話. 沒想到, 那已經是差不多最後一次我跟活著你的說話了.

我在一個event, 剛好放break, 我還約了舊同事中飯. 我突然收到媽的電話, 其實平時, 我很少馬上就接電話, 這次我馬上就聽了, 媽說你進醫院了. 過去幾個月, 你進出醫院很多次, 我還不以為然, 問媽我為什麼要馬上來. 她只是說我要馬上來. 我就馬上截的士來. 路上, 我才開始會怕, 我開始意識到事態严重, 這可能是我最後見到活著的你了. 我在的士上, 激動情緒開始來了. 我不能忍住淚水, 不停地流淚. 來到醫院, 你還在急證室搶救中. 慌了, 還平日冷靜的老父也慌了. 我們在乾等, 等著不知是好是壤的消息

醫生終於出來了. 他說你被搶救過來, 但已經返魂乏術. 我們只剩幾小時. 這是我人生中最長也是最短的幾時小時. 你已經不能眨眼了. 你被推到病房之時, 只有你的眼活動和機器的指標能令我們相信你還活著. 你已經不能說話, 不能動彈. 我們在你身邊守著, 等著…每次見到你心跳減慢時, 我們大喊. 叫你回來. 護士已經叫我們致電遠方親人, 一個一個親人對著空氣說話, 我知你好想親口道別., 但你已經沒有這能力. 直到醫護人員進來病院告話我們你已走了.   我們悲哭, 大喊…

感激你 (上年就寫到這里)

我終於明白到我為何只能寫到這裡, 因為看到這裡, 我已經熱淚滿框了. 在這個雨過天晴的干午突然到這篇未完的文貼, 再鼓起勇氣寫下去.

快兩年過去了, 你總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在夢中來探我. 在萬中, 你還在生, 還是無限的慈愛, 我還是感無限的温暖, 心裡非常的實在. 每當一醒來, 意識到你己遠在另一個世界了, 失落不以, 還是難以接受, 用盡力睡回去, 回到你的慈愛中. 可以越用力, 越難回到夢中, 只有淚水伴我漫漫長夜.

時間是不會沖淡一切的. 你對我的愛, 你在的心中的重要, 永不會沖淡. 現在已哭成淚人的我, 也寫不下去了. 阿婆, 我好掛住你. 我永遠愛你.

願所有朋友都懂得珍愛身邊的人.

 

Advertisements